诸天:从镇压白景琦开始_第4章 拾掇贵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章 拾掇贵武 (第1/3页)

  白景善坐在台下,百无聊赖的看着白老三,连带着宫里的太监王喜光,在台上卖力的唱着《红鸾禧》,功底不错,不过他欣赏不来。

  记忆里那些灯红酒绿的人和事,让他对这个自己生长的年代,匮乏的娱乐形式不太感兴趣。

  这时候,白景善忽然看到贵武那个小王八蛋,正缠着老爹白颖轩问东问西,一看就没干好事。

  白景善急忙追了过去,绕过戏台子来到后台,找个隐藏地方偷听起来。

  “二爷,您给大格格诊脉,给兄弟交个底,到底是怎么个事?”

  前些天时,白景善听说有個不知轻重的大夫,顶了老爹白颖轩的黑锅,被詹王府一顿胖揍,杀马毁车,一时之间沦为笑柄。

  不过贵武没有像原本那样从白颖园处得到确切消息,所以也摸不准实际情况,追着诊过脉的白颖轩问,想求个心安。

  不过白颖轩早都和老爹老婆对好了口径,知道这事的轻重,只是不说。

  “贝勒爷,这事您难为我了,我这医术不精,号不出大格格的病症,再说了隔了一个月,病情发展究竟如何,我可不敢说大话,您甭难为我!”

  “再说了,这事跟您有什么关系啊,您打问这个干嘛!”

  贵武竖着眼睛,用愤怒掩盖着眼底的慌乱,吚吚呜呜道:“那王德发被砸了马车,他欠着我的钱呢,这怎么要啊,我这心里急啊!”

  白颖轩不为所动,也不去八卦细情,不过想起那个替自己背锅的王德发大夫,不免有些兔死狐悲,眼里露出一丝同情。

  贵武眼色极好,正常人提到这事都是嘲笑王德发医术不精,没有点事谁会无缘无故同情他。

  “你还说不知道,大格格就是有了身孕,对不对?”

  “你小子命好,没蒙对,要不然被杀马砸车的就是你!”

  “啊,您这话怎么说的……”白颖轩脑子没跟上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白景善看到老爹装不下去了,急忙跳出来,一把抱住老爹,喊到:“爸,我爷爷找你去看弟弟呢,快走!”

  说着一把拉住白颖轩往前面去了,贵武看着父子二人拉扯的身影,骂了一句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