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天:从镇压白景琦开始_第6章 朱门酒肉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6章 朱门酒肉臭 (第1/3页)

  大雪落下来的时候,季宗布告诉白景善,贵武那孙子已经跑了,闹得神机营管事的四处找他。

  白景善对师父并不隐瞒,把贵武和詹王府大格格的私情抖搂了个干净。

  季宗布长叹一声:“这人一生无儿无女,没想到竟然因私通生子,只可惜无福消受。”

  白景善看到师父脸上唏嘘的表情,知道他也想有个自己的孩子,便道:“师父,您怎么不给我找个师娘,再给我生个小师妹,我看人家大侠的故事都是师兄师妹好作一处,哈哈!”

  季宗布赏给他一个脑瓜崩儿,道:“臭小子,敢拿师父取笑,好好回家写你的大字去吧!”

  白景善看到师父心情好了一些,心中想到,以后绝不能让师父再惨死洋枪之下。

  一個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,不应该死于默默无闻。

  “你大爷是个医道高手,更难得的是有一颗医者仁心,你可以和他学学医术,更学学做人!”

  “你年纪小,随着我学了这么多武艺在身,一定要修心养性,不可轻易与人动手,否则只怕麻烦无穷,切记切记!”

  白景善频频点头应是,师徒二人又搭架子过了一会儿的手,便分别回家了。

  白景善的功夫造诣已经打下了基础,按照季宗布的说法,已经初步打下了基础。

  每个冬日早晨的微光里,白家老宅里都能看到年幼的白景善,别的孩子还没起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练马步。

  白景泗和白景武看了后,也想跟着学,坚持了没到一天就放弃了。

  隔天早上起来,晨光射入院子,天井里的白景善如同青松挺立。

  只见他劲到脚掌,脚底五指如同鸡爪一样死死抠在地上,小腿上面的骨头和肌肉随着起伏节奏而不断颤动。

  膝盖自然挺立,大腿绷紧,提腰收腹。

  犹如人在奔马之上,起起伏伏,全身的重心不断转换,始终巍然不倒。

  季宗布对这个弟子极为满意,寄予了厚望,每次练功学习之后,都会向这个弟子讲授家国大事。

  如今已经是光绪六年了,西北左宗棠陈兵拒俄,东南琉球使者入京泣血求援。

  朝廷老佛爷权势正盛,小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