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天:从镇压白景琦开始_第16章 忘年交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6章 忘年交 (第1/3页)

  王正谊的拳势若流星,来的极快。

  好在白景善武艺勤学不辍,眼疾手快,双臂向前递出,正挡在王正谊的拳锋之前。

  王正谊的拳头倏忽而至,却又倏忽退去,仿佛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。

  二人的身体碰撞只在一瞬间,白景善已经感到一股巨大的力气透过双臂传导到身体各处,久久不能平息。

  这王五爷好大的气力,哪怕是天赋异禀的白景善,也自觉尚有不如。

  “哈哈哈,不愧是季大人的高徒,反应快过旁人数倍,王某长见识了!”

  白景善甩甩手臂,微笑道:“前辈过誉了,晚辈天资不足,水平粗陋,当不得前辈的夸奖!”

  王正谊大踏步走过来,请白景善坐下,自己也坐在主位上。

  “不知王某可否托大,叫你一声白贤侄啊?”

  白景善急忙道:“那晚辈也斗胆叫您一声师叔!”

  “哈哈,爽快,不过就叫五叔,外面都叫我大刀王五,你也随行就市吧!”

  王正谊召唤手下上了茶,两人交谈起来。

  白景善便问王正谊和季宗布的交情,王正谊哈哈大笑。

  “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,同治年间我刚来京城,喜欢打抱不平,有一次现场遇到你师父,我还以为他是护院,就打了起来。”

  “结果动起手来才知道路数不对,一问才知道,他也是来铲除恶人的,打那就认识了。”

  白景善心怀憧憬,他这几年练武,但是还没见过血,不免有些跃跃欲试。

  王正谊看透了年轻人心中所想,有些好笑。

  “我年少时家境贫寒,只因为喜好武艺,便四处拜师求学,可年纪大了才发现,这不是一条好路,年轻人,我听说你在科举路上已有进境,自然不必像我们这些厮杀汉一般讨生活了。”

  白景善听出了王五的奉劝之意,心存感激。

  “五叔,我习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,外国人总叫我们东亚病夫,我辈不自强,我民族、国家何日能跻身世界民族之林!”

  王五爷一拍桌案,朗声道:“好小子,有志气!你这样,倒是让我想起了之前教过的一个小兄弟!”

  白景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